当前位置:首页 > 金秋风韵 > 流金岁月 > 详细内容

青春的芳华 ——两位平阳籍女兵的七十年情缘

发布时间: 2018-07-25  作者/来源:平阳县委老干部局 董芳芳  

1948年的夏天,两个深受进步思想影响的女孩子不约而同地瞒着父母去参军,在平阳北门河码头上匆匆见了一面。一个19岁刚刚成年,一个15岁稚气未脱,她们就是平阳籍抗战女兵、离休干部钟晓然和申晓

初次见面

钟晓然:非常巧,就那一天,(1948年)6月29号,我到北门码头坐轮船,结果她们几个人也到码头轮船,当时我们互相是不认识的,但是我们有见过面,她去哪里我不知道,我去哪里她也不知道,我们互相都不知道

申晓闻:以前交通很不方便,平阳坐河轮船到瑞安,河轮很慢,所以走了一天。那时太阳很晒,她好心打了一把伞,把我挽过去遮伞我当时还看不上她觉得她像旧社会里头的小姐,穿的是旗袍、花衣服。我就不跟她一道走,她给我打伞我也不愿意,我当天就到了瓯海中学,当天我就参军了

钟晓然:我住了一宿,第二天去找的21军,21军当时是在瓯海,参军以后,我俩碰头,才知道我们是一路的。

部队生活

在部队集中学习的3个月,两个人一起努力奋进,都把“思想进步、学习优秀”当做自己的目标。3个月后的工作分配,两个人很巧合地都被分到了卫生部。钟晓然是化验员,申晓闻当了一线护士。

申晓闻:到部队以后,我就感觉到部队真好,无忧无虑,她在8班,我在7班,一个班12人。

钟晓然:我们一进去学习就是反对家庭观念,反对自由主义,反对英雄主义,学习新民主主义这些文件

申晓闻:后来分配工作,根据个人的特点,有些人文化程度高,就分到司令部当参谋,或者到连队里当文化教员。我们女同志有才艺的,就到文工团、文艺队。但我们什么也不会,就把我们分到卫生部门,她和(另外一个朋友)就到化验室,学习一些简单的东西马上就可以工作了,我就分配到医院的外科,看护伤员。以后我们在部队,在军医院,打舟山的时候,在黄岩,我们还在一起的,到舟山到宁波,我们还在一起

参加战斗

1950年,钟晓然和申晓闻所在的21军全员参加解放舟山战役。在战争带来的满目疮痍中,唯有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能稍稍遮掩那些惨烈的画面。申晓闻记忆中很多美好的小瞬间都和钟晓然有关。

申晓闻:打舟山的时候,我们这个队是属于接受伤员的,是第一转运站,前线伤员受伤了,转到我们转运站,那些初步处理都没处理的就转到我们这里。那看到都很惨烈!部队的伤员抬下来,一个晚上都抬下来好几百,就住在里面,刚刚还给他送开水送药还是全好的,等到第二次送药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。这样情况很多很多,有些战士肠子还在外面,还来不及做手术就走了。

申晓闻:她对我很好,我当时比较小,也很任性,比方说,舟山战役的时候,路上要行军的,我跟她一道,行军到一个地方,我就把背包一放,我就躺在那个地方什么也不干了。她特别好会帮人,因为部队里教育大同志要照顾小的,她会给我打洗脚水,让我洗脚,我还不愿意,嫌她多管闲事,我不想洗,她还帮我把鞋脱掉,在部队里照顾我很好的,所以就这样感情建立起来。

小区两剑客

参加舟山战役后,二人一路扶持,后来又先后参加了抗美缓朝。人生况味,陈杂难言。现年89岁的钟晓然和85岁的申晓闻现同住一个小区,两个人经常一起约着买菜或者干点儿啥,有事儿没事儿也会一起打打字聊聊天。

可能与两个参军的经历有关,军人的精神深入骨髓,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事,两个人不少干。有一次因为公交车司机的马虎导致一个老人在公交车上摔伤,老姐俩知道后一起去公交公司反映,要求公交公司加强司机安全培训和思想教育,照顾那些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和妇孺。当天公交公司就派人到那位老人家道歉。平时慈善捐款做好事,两个人也是不落人后,携手一起做,朋友笑称“小区两剑客”。

七十年的风风雨雨,尽管韶光易逝,各有各的酸甜苦辣,但兜兜转转,二人都未曾有负芳华。




上一篇 : 83岁瓯绣非遗传承人姚秀英的艺术人生
下一篇 : 发掘本土文化 赓续书画传统——记慈溪市退休干部沈国昌